寻找古艺术之美在现代设计中的启迪

2019.11.28

2019年10月26日盛和美设计一行赴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参观,探索艺术文化在设计中的价值。

设计师需要参照具体物象,结合自身经历与阅历,融入艺术思维,由繁入简,将之抽象化,呈现出两者共生的设计作品。外出考察能让设计师们汲取不同艺术的养分,不断学习,寻找灵感,充实自己,创造出更好的艺术作品。

本次开馆展由四个展览组成,分别为“汉唐奇迹:中国艺术状物传统的起源与发展”、“中国与世界: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新获藏品展”、“国之光——从《神州国光集》到’中国历代绘画大系’”、“汉唐奇迹之北朝记忆——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壁画数字化展览”。

初入博物馆,映入眼帘的是笔法极为细致的铜版画样稿,一条条线的排列交织,勾画着战场上每个人的神态,传神又具有特点,不难看出,乾隆时期,古人在作画时画已经具有透视的思想。

移步向左,是保留较好的战国竹简、雕塑以及陶瓷。战国的竹简是手写,字的笔画具有弹性,起止处较尖锐,中间或偏前的部分略粗,充分表现了毛笔书写的特色,这和金文随形轻重和因接搭凝结的笔画形态不同,已由迟重变为流美,笔画和体式也较篆文更为简略。

这面石碑正是艺博馆的“镇馆之宝”,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书的《西亭记》残碑。

我们首先观摩拓本,吴小华讲解了拓印的手法,不难发现了拓本与石碑上字迹的区别,历史洗刷着石碑上的字,字迹或深或浅,这给拓印工作带来了困难,拓印出的部分字迹较为圆润甚至失了笔锋,就像一个人,只有血肉而无其骨,反观真迹,在灯光的投射下,石碑斑驳,明暗交错,其字迹别有一番风味,所以说观赏书法还是需要看实物,拓本终归是有所不同。

色彩鲜丽雅致的国画色粉,各不相同的纸绢、画笔、印章展示着古国浓厚的艺术底蕴。唐寅的美人图、八大山人设计感十足的书画、笔法精细流畅的仕女图、字迹工整的佛经、字形流美的行书、狷狂洒脱的草书、色彩素雅的雕塑,一件件艺术品令人目不暇接。

山西忻州九原岗北朝墓葬壁画展览中,早先九原岗墓穴被盗,墓道壁画呗犯罪分子盗揭,遭到了严重性破坏,在全力抢救下,1500年前的惊世壁画终于重见天日。古朴的壁画险些不存于世,对于文物的保护值得我们重视。

最后一个展厅展示的是中国艺术状物传统的起源与发展,先秦、秦汉、两晋南北朝、隋唐的作品一一呈现,这对于标识设计师来说极具借鉴意义,立体器物的材质、纹理、色彩、造型等设计元素都发人深思,品味古人的智慧与设计思路,对于现代标识导视设计具有极大的启示作用。

战国时期的铜鉴壶、壶为盛酒器,鉴用于夏季盛放冰块,相当于现代的冰箱,两件器物形态饱满,文史精致细密,造型别致;立鸟盆中的铜鸟体态纤细,造型优美,身体左右基本对称,保持了早期艺术抽象、几何化的特征;马形陶熏,主体为一匹负桶的马,桶盖上是蟾蜍与小狗整件器物塑造多种动物,且互有呼应、活泼生动,器物主人将其带入墓穴或许也正是爱其意趣;色彩鲜明的圆奁、精致小巧的玉佩、纹饰传统的文字瓦当、以及造型写实的石辟邪;

人形陶俑、陶塑动物、以及形形色色的陶塑工艺品记录着汉唐时期写实主义的发展历程。

正如博物馆结语中所说,中国艺术的表达并不以形似或真实为其终极目的。然而中国古代艺术家对于写实的探索不应该被遗忘,贡布里希在论及希腊艺术的革新和写实主义的成就时,将其称为“希腊奇迹”,而中国汉唐时期的艺术家在不同的时空中有过同样的梦想和激情,他们的创造也同样可以称为一场“汉唐奇迹”。我们对这场奇迹抱着敬意,深受其启发。

至此,此行落下帷幕,与昔日文化对话,国之光与汉唐奇迹带来的美,值得我们细细回味,如棠梨煎雪,春水烹茶,感受着这无边的风光。

扫码关注盛和美公众平台

关于我们
公司介绍
设计团队
理想使命
案例展示
精选案例
导视案例
品牌案例
新闻动态
最新动态
观点交流
公众平台
联系合作
位置地图
联系方式
招聘信息

盛和美声明

本网站设计、源代码
及其中所展示之作品著作权等
均属杭州盛和美文化创意有限公司
盛和美保留所有权利
转载请注明来源盛和美

Copyright © 2016 SHM Design 浙ICP备19041849

关注盛和美设计微信公众号
了解我们的最新作品